首页 娱乐正文

香特尔SNIS-216·阿克曼,她不想偷走你的时

计划团伙
香特尔 阿克曼在1982年威尼斯电影节
译者前言:
在翻译这篇访谈前,我从来没有看过有关阿克曼本人的幕后花絮,我只看过三部她拍的作品 和 前两部时长只有十几分钟。如果你是为了忘却自我,忘记时间而打开电脑电视或是走进影院,那么后一部影片足够让你如坐针毡。吃,睡,洗衣,拖地,随后摧毁一切,片中的女人平静,不安,疯狂。所以呢?所以我理所当然地将导演想象成片中女人一般的模样。
翻译完成两天后,我无意间在MUBI上看到一个有关阿克曼的纪录片。纪录片中提到了一些以下采访中未提及但也值得一看影片,例如带有自传性质的,至今仍属先锋的,喜剧片等等。但最出乎我意料的是片中的阿克曼本人,精力充沛,说起话来表情生动,神采飞扬,有时甚至手舞足蹈,活泼泼的一个人!
喜欢一个作品,不一定非要认识创作者,有时过多的幕后信息反倒是一种负担。但这一次,我很高兴认识了香特尔 阿克曼。

克莱尔 阿瑟顿
采访 | Tina Poglajen
时间 | 2016/11/2
翻译 | 莫妮卡
校对 | luly
编辑 | bastard
开始于1986年的影片,一直到,剪辑师克莱尔 阿瑟顿和香特尔 阿克曼紧密合作了近30年,作品包括许许多多的故事片、纪录片以及装置艺术。除了1993年的、2000年的以及其它和阿克曼合作的作品外,阿瑟顿也广泛和其它导演、年轻电影人还有学生们合作剪辑电影。在这篇访谈中,我们和阿瑟顿聊了聊她和阿克曼的合作,电影制作和剪辑的直觉过程,包括阿克曼的最后一部电影。
TP:作为装置的 房间 和作为短片放映的有何不同之处?
CA:装置是没有开始和结束的。它永不停止。就好像时间从未流逝。香特尔从来不想在画廊里放映她的影片 除非她决定把它们作装置处理。

房间 La Chambre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