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击败《断背山(青岛大学)》,夺下奥斯卡,《撞车》究竟绚丽在哪

永隆国际娱乐开户 2006年3月5号下午5点,第78届 奥斯卡 颁奖典礼在洛杉矶的柯达剧院揭开帷幕,这一届典礼中有一个最大的亮色,它便是来自中国的导演李安。
距离的荣光,已经过去了5年之久 ,五年时间里李安并无多少拿得出手的成绩,唯有一部曾经有过些许水花,但这一届的奥斯卡,李安却无疑成了场下最耀眼和最被瞩目的一位,他和他的提名了 最佳影片 和 最佳导演 两个终极大奖,并且呼声极高。


理论上,他加冕王冠,只是时间问题。
但败北却不期而至,最终败给了哈吉斯的,李安只收获了 最佳导演 这一 个人荣誉称号 ,熟悉奥斯卡历史的大抵会知道,相较于 最佳导演 的小众评审机制,能够得到 最佳影片 ,才代表一部电影做到了它能够表达的极致。

的优秀,因人而异,有人爱它的 山河壮丽 ,有人叹它的 至死不渝 ,而不爱的人,则对剧中的 风味 和 内核 略感不适。


总之,你爱还是不爱,这三个字,都早已成了 同志 的另一种代名词,继而被世人熟知和铭记。
而作为一部电影,也已经 无限贴合 奥斯卡的需求,最终依旧败北给了。

原因?我们则要从头说起。
第一段:奥斯卡最爱的那一口
奥斯卡 从1927年诞生,再到走到2019,获得过 最佳电影 这一殊荣的作品共计有91部,如果我们细分下去,其中表达 战争 与 人性 的作品,要占据了其中的三分之二。

在战争类型作品中,又可以分为两大类: 二战 与 南北战争 ,而在 人性 这一领域,划分的第二分支则要更多,其中 种族 、 宗教 以及 同性 是其中占据相对靠前的三个分支。
如果说 奥斯卡 是每一位导演和演员,在这个行业里,面临的终极考试。
那以上这两个领域,则是一条公开的捷径。

换言之:谁拍摄和表达的 种族 、 同性 、 战争 、 歧视 更直接、更唯美,谁便更能夺下高分,继而问鼎宝座。
2019年的、2018年的、2017年的 皆是如此!当时间被拉回到2006年,摆在一众评委面前的选项,亦是如此。

是表达 同性 的更为优秀,还是糅合了 宗教 、 种族 的更胜一筹?
这个答案是评委们需要衡量的,但对于一个观众而言,这两部电影的本身风格是极其不一样的。
采用的是单线记录式的手法,从恩尼斯与杰克的偶然相遇、山顶旖旎、山下分别、各自成家,再到之后的每年之约和天人永隔,李安用的是一支直铺向前的画笔,他展现的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美丽爱情,以及西部山河的风光壮丽。

采用的则是多线条串联的叙事手法,剧中每一组单独的人物都可以单独成为一个故事序列,再通过各自的衔接点,继而将他们串联起来,而这些故事里包含了 白人与黑人的种族之别 、 伊斯兰与基督教的派系之争 等等人性的卑劣和伟大之处。

这两种手法,本身并无高低之别,每一个流派也都有其各自的巅峰之作,李安与哈吉斯的驾驭能力同样妙至巅峰,多一分则杂,少一分则憾。
如果再加上这两部电影包含的 内容和暗喻 ,都贴合了时代主旋律,以及奥斯卡的历来 诉求 。
此时要从这两部电影中,抉择出一个 谁赢、谁输 ,很难,也很残忍。

但结果终究要给出,赢的最终荣誉的是,有人不服,却也有人说赢的实至名归。
在李安以及卡西 舒尔曼分别上台致感谢词时,两人这样说道。
李安: 这部电影既不是关于同性恋,女人,爱情,而是爱的本身。
舒尔曼: 谢谢大家对这部电影的垂青,这部关于爱,容忍和真相的电影。

李安最后的这一段话,用的是中文,说的有些乱,也有些激动,但他话里的意思我们听得真切,他表达的是:就是在说爱本身,无关性别,无关歧视,它只是在诠释了一种情不自禁的欲望和吸引。
同样舒尔曼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确:不仅仅有爱,它还有着其它更多的东西,如 种族 、 宗教 、 政治 等等。

而这两段话,其实在某些程度也告诉了我们真相,为何可以击败,最大的原因就在于的内容和寓意,要复杂和多于。
前面说到,对于 奥斯卡 这一终极考试, 同性 、 种族 、 宗教 等,都是容易得到高分的捷径,在两部电影拍摄手法、演员、配乐、剪辑同样足够优秀的情形下,拥有更多加分项的自然得到了更多评委的垂青。

第二段:哈吉斯和他的,手法高在哪里?
的导演哈吉斯是谁?这个问题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哈吉斯从学习摄影出道,再到转行编剧,又到做了导演,看似丰盈的电影生涯,其实很空洞,他能被我们记住的作品只有两部,一部是负责编剧的,一部是自编自导的。

而颇为有趣的是,这两部电影都是各自年份里的奥斯卡最大赢家,同时这两部电影前后又只差了一年,即稀里糊涂了小半生,几无建树的哈吉斯,却在短短两年之内捣鼓出了两部名留影史的不朽巨作。
哈吉斯就如同一颗彗星,绚烂的划过地球的夜空,然后再也找寻不见,其后他的作品中,也只有略有些许名气。

哈吉斯这种命里蕴藏的 绚烂而来和极速而去 的特质,极其强硬的展现在了电影之中。
电影的整体时间线条只有两天,即所有故事均发生在这两天之内,但短暂的时间线条里,哈吉斯需要表达的人物却多达20人,他们来自七组家庭,背景与身份各不相似:有人刚从贫民区搬到了相对富裕的街区,有人早已位居高层,生活阔绰,有人在偷、在抢、在抱怨世道不公,却也有人在努力、在拼搏,在卸下整个世界的满满恶意。

而这里的肤色,则有黑、有白、有黄,涉及的宗教有基督、有伊斯兰,还有一位 旅行者的守护神
这些人之间的巨大差异性,要远远大于他们的相似性,将这些不同的人放置在一起,极短的时间里,能够做到的最大效果便只能是制造冲突,但制造冲突,又能带来什么?

是突出电影主题里的 某种歧视 ,还是 阶级政治 ?最后的收尾和解决是采用 和谐一统 还是 不破不立 ?
这是很多导演都要面临的一道选择题,而不同的选择,便会带来电影不同的走向和口碑。
哈吉斯选择的收尾方式是: 放任自我,一切随心 ,即面对同一个冲突,你即可以选择向左,也可以向右,而向左与向右的区别,便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这里的含义与我们熟知的一句佛教偈语:是旗动?还是风动?其实是人的心自己在动,颇有几分神似。

同样,在电影主题这个层面,哈吉斯说了一整篇的 种族歧视 、 宗教之争 、 政治阴暗 ,却在最后的收尾和高潮阶段,只字未提,他用每个人物自己的抉择和醒悟,去选择向左还是向右,从而成功淡化了被观众纠结了整场的这些主题。

这就是哈吉斯,明明做了很多讨巧 奥斯卡 的事情,却又在最后时刻,告诉了所有人:我不是刻意奉承,因为我另有目的。
这是哈吉斯的高明之处,也是评委和观众喜爱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它的收尾方式,绚烂,极致,独到,有趣!

第三段:电影里的故事,天堂与地狱
主旨立意与表达方式是能够成为优秀巨作的底层保障,当这一切从构思到立图,再到成像,最终展现给观众的,便是第三段里要说的:电影里的故事。
依照相互之间串联的紧密型,我们可以将电影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这一个单元里的要素是 车 ,对应的主题是 种族 。
夜里,洛杉矶的街头,两位黑人男孩抢劫了白人夫妇的越野车,在当地警局调查和搜捕的过程中,两位执勤的白人警员拦住了一对刚刚领完奖归家路上的黑人夫妇。
而另一边开车逃离的两位黑人男孩,则在昏暗的夜色里,撞倒了在洛杉矶工作的一位中国男人。

被抢劫的白人夫妇回到家中,在等待警察处理的过程中,妻子又对安排到家中换锁的墨西哥小哥心生不满,在她的心中,她开始抗拒一切不是白色的肤色。
第二部分:这一个单元里的要素是 枪 ,对应的主题是 宗教 。
举家搬到洛杉矶的波斯人一家,在洛杉矶的街区里拥有一家超市,但他们形似阿拉伯人的外貌,在 信奉基督 的当地,遭受了很多的敌视和恶意,于是他们去商店购置了一把枪,借此来保障自己的生命和财产。

买枪的当日,波斯男人又找人修理已经坏了许久的超市大门,而被派来修锁的人,便是第一个单元里为白人夫妇换锁的那位墨西哥小哥。
第三部分:这一个单元里的要素是 权 ,对应的主题是 阶级 。
夜里两辆小轿车相互较劲,在反复的超越和被超越两次以后,其中一辆车上的司机掏出枪,射杀了另一个车上的司机,而负责这个案件的黑人警官,则需要按照第一个单元里被抢劫的那个白人检察官的下属授意方向,有选择性的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

同时第一个单元里抢劫的两个黑人男孩,其中一位是这一个单元里黑人警官离家很久的弟弟。
在第一天的故事便是如此,它的一切都在竭力表达洛杉矶的 街头混乱 和 权欲肮脏 。

这三个故事对应的时间点为:
第二个部分为第一天的白天,其他两个则为第一天的夜里。而在第一个故事里发生抢劫、第三个故事里发生枪杀的同一个夜里,第二个故事里波斯一家的超市则遭遇了破坏和打砸,在修理门锁时,墨西哥小哥告诉波斯男人 锁并没有问题,坏的是门 ,但坏脾气的波斯男人,却认为这是另一个为了多骗他钱的把戏,于是没有修缮的门,成了恶徒的通道。

当时间来到第二天的天亮,乱糟糟的前一日过去了,而新的一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则开始走向了两个分化,有人从地狱来到了天堂,有人则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作为第一与第二个故事里串联的墨西哥小哥,是唯一一位一直秉持 大度与乐观的人 。
他在第一次遭遇波斯男人的指责和谩骂,第二次遭遇白人女士的诋毁和歧视时,他唯一做的只是转身离开,然后继续秉持乐观和积极。

他的存在,是整部电影里的 天使 和 光明 。
超市遭遇了打砸的波斯男人,又被保险公司告知 因为修锁人员已经提醒门坏了需要修,而投保人自己没有修 继而定义波斯一家这次的遭遇为投保人个人问题,不在赔偿范围。

于是波斯男人将这一切遭遇,怪罪在了墨西哥人身上,他带着枪来到了墨西哥小哥的家里,也恰是从这一刻开始,哈吉斯营造了大半时间的 乱糟糟 故事,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收尾环节。
收尾的第一个节点,在波斯男人开枪的一刻。

波斯男人将枪对准了墨西哥小哥,在即将扣响扳机之前,墨西哥小哥的女儿冲了上去, 挡住了 子弹。
伴随着墨西哥人撕心裂肺的痛哭之声,伏在男人怀里的小女孩却缓缓说道: 没事了,爸爸,我会保护你的 !

是的,女孩没事,那个枪里装着的是一个空包弹。
这一刻,是整部电影的高光一刻,也是收尾的起点,接下来的时间点里有人得到了救赎,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如抢劫车子的两位黑人男孩中的一位,如归家的黑人夫妇,还有地区检察官的白人妻子。

但也有人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如两个白人警察中的年轻警员,如洛杉矶警局的黑人警官。
如果说三个单元里的 劫车 、 买枪 、 破案 ,同一件事情带给所有人的 因 是一样的,那最后的 果 却发生了天差地别!

因 与 果 的这种分离,在电影的整体叙述中,并没有太强的逻辑性,甚至有一丝荒诞和突然,但哈吉斯却用彪悍的处理手法,将一切表现的十分到位。
从 枪响 到 嘶吼 ,从 对话 到 对望 ,哈吉斯在 声 与 画 两个层面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做足了戏码,再加上无比顺畅的衔接,便会导致我们认为 嗯,事情就是这样的 ,从而忽略掉了 事情为何是这样的 。

以上这些合在一起,便是这部电影的优秀之处,也是它可以击败,夺下奥斯卡的终极奥秘。

写在最后的话:本文主要是在阐述电影的架构、主题以及拍摄手法,介绍剧情的部分是仓促和简略的,如果您看过,并且还记忆犹新,那您自然懂我所说,如果您尚未观看,那恭喜您,又找到了一部经典之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