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正文

嘉荫党建西装革履形似尊贵泸定桥头忆赤军(绚丽70年 斗争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嘉荫党建泸定桥头忆赤军(绚丽70年 斗争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西装革履形似尊贵

  嘉荫党建

       赤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

       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的赤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只见碑体形似铁索, 5 29 的数字定格了一个荣耀的日子。北面是聂荣臻元帅编撰的碑铭,榜首句便是 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国工农赤军榜首方面军长征途中取得了飞夺泸定桥的重大胜利。

       84年前,中心赤军左右两路夹攻奔向泸定桥,开路先锋红四团一昼夜急行240里,在夺桥战役中22位勇士爬行行进,一寸铁索一滴血。毛泽东在长征途中写下 大渡桥横铁索寒 ,朱德在10多年后仍感叹 万里长征犹忆泸关险 。

       1935年5月26日,中革军委作出沿大渡河东西两岸分兵北进,敏捷攫取泸定桥的决议。因敌情骤变,28日,左纵队先头部队红四团动身没走多远,就接到有必要提早一日,即29日攫取泸定桥的指令,而此时离泸定桥尚有240里。 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副处长宋键介绍, 能不能抵达并攫取泸定桥,成为决议赤军存亡命运的要害。

       红四团来到大渡河边,为了抢时刻,决议不煮饭不睡觉,我们吃干粮、喝冷水,忍住疲惫一路向前。 甘孜州委党校高档讲师八足林青说,行至杵泥坝,彼岸有一路敌军正打着火把向泸定桥声援,红四团指挥员命令也点火把行进。敌人发出了信号,红四团按俘虏供给的号谱进行联络,打消了敌人猜疑,持续冒雨前行。

       路途泥泞,赤军用沾满泥土、血肉模糊的草鞋跑赢了时刻。 本年78岁的邓明前便是本地人,听父亲讲,那年赤军曾路过他家门口。 距泸定桥还有13里,有段山路很难走,宽度只能容下一人通过,山崖边便是大渡河,一摔跤便会滚下河。 邓明前说,红四团通过这儿时天还没亮,他们用绑腿作绳子彼此拉着,把部队串联起来往前走。1935年5月29日拂晓,红四团准时赶到泸定桥西岸,并占据了西桥头。

       泸定桥东面是东灵山,西边是海子山,两山之间的大渡河奔腾而过,13根铁索衔接东西两岸。 赤军抵达时,守敌已撤除大部分桥板,还在东桥头构筑了工事。 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专家龚自德介绍,红四团挑选出22名勇士组成夺桥突击队,第二队伍紧跟着突击队铺桥板,一同在桥头装备强壮火力。当天下午,全团号兵会集在西桥头吹响冲锋号,打响了夺桥激战。

       李友林是22位夺桥勇士之一,他的儿子李理告知记者, 父亲回想,他其时只想着夺下泸定桥,听到军号声和呐喊声,舍生忘死向桥头爬行攀爬。冒着刀光剑影,父亲在铁索上不断改变着爬桥姿态,正要挨近彼岸时,敌人在东桥头放火,铁索被烧得滚烫,父亲不管熊熊烈火冲过去。赤军部队前赴后继,父亲同紧跟上来的战友一同,与敌人打开巷战,敌人伤亡惨重一败涂地。

       飞夺泸定桥是赤军长征中一次奇绝惊险的战役,为中心赤军完成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这一战略目标拓荒了通道。 泸定县政协原主席孙光骏指向桥头说。

       现在,赤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下,前来仰视的人们一批接着一批。60多名来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退伍老兵来此观赏,曾当过班长的陈义华说: 应该让孩子从小承受赤色教育。 纪念碑榜首代讲解员祝太兵介绍: 这儿已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越来越多年青的面孔到此观赏学习,寻找赤色脚印,传承赤军精力。 嘉荫党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