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正文

簪缨世族 乐文氮气推动筒金沙水拍 前史回响(绚丽70年·斗争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簪缨世族 乐文金沙水拍 前史回响(绚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氮气推动筒

  簪缨世族 乐文

      

      

       从青藏高原一路飞跃南下的金沙江水,势不可挡地突破崇山峻岭,激荡两岸云崖,流动在云岭高原。

       云南,是两支主力赤军长征通过的重要省份。在云南各族公民协助下巧渡金沙江,赤军获得了战略转移的决议性成功,赢得了北上的战略主动权。

       84年后,站在皎平渡头,江水拍岸,翻起很多浪花。皎平渡头,在赤军长征路过云南的前史中,书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1935年春,便是在这个渡头,3万名赤军在37名老船工的协助下,依托6条木船,历时7天7夜,巧渡金沙江,脱节了数十万国民党戎行的围追堵截。

       在不久的将来,皎平渡头下流的乌东德大型水电站将完结蓄水,见证这段传奇前史的皎平渡头会沉入水底,邻近居民也会搬到政府规划建造的安顿点。

       只要金沙江仍旧雄壮,历经百折,日夜不停,好像长征的前史回响,掷地有声,延绵至今。

       赤军血染的征程,在云南奏出一曲昂扬澎湃的乐章

       云岭大地上,曾留下赤军几千公里的征程。 乌蒙澎湃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关于这段征程,毛泽东在中这样写道。赤军血染的征程,在云南奏出一曲昂扬澎湃的乐章。这一曲乐章的第一个重要音符,便落在云南威信扎西区域。

       威信县地处云贵川三省接合部,素有 鸡鸣三省 之称,是赤军长征在云南境内活动时刻最长的县。遵义会议后,因为土城之战失利,赤军北渡长江入川方案未能完结。中革军委抓住时机,西渡赤水河,进入威信县境内。

       1935年2月5日至10日,中心政治局先后在威信县境内的水田寨、大河滩、扎西镇召开会议,党史界总称这三次会议为 扎西会议 ,被列为赤军长征35个重要事情之一。

       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持续、拓宽和完结。如果说遵义会议是党的前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那么从这一个点到扎西会议连接成线,中心赤军长征从此不断走向成功。 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成信江说,作为遵义会议的连续,扎西会议处理了遵义会议现已确认但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几个重要问题,还在中心赤军的举动战略、部队缩编等问题进步行了严重调整。

       自从赤军脱离中心苏区,长征沿途,既要突破很多高山大川天然屏障的隔绝,脱节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还要与党内错误思想打开奋斗。扎西会议后,一整套机动灵活战略战术逐步暴露身手,威胁贵阳,进军云南,方案渡江北上。

       中心赤军二进云南。1935年4月29日,中革军委在寻甸鲁口哨正式宣布。4月30日,中心纵队进驻寻甸柯渡镇丹桂村,中革军委在这里对抢渡金沙江作出详细布置。

       巧渡金沙江,获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议含义的成功

       从禄劝县城动身前往金沙江皎平渡,沿着山崖边弯曲向下,弯急坡陡。还在山顶,就模糊能见数十个直角急转的弯道,险恶地形让人触目晕眩。

       沿途还能辨分出不少弃置不用的山道,随行的导游告知记者,有些山道应当是当年赤军行军走过的路。即使是驾车,也花了快两个小时才瞥见金沙江一角,不可思议赤军将士当年靠着脚力,日行百里,直扑渡头。

       我师傅当年便是在这里划船渡赤军过江的。 皎平村党支部书记毛洪银从前也做过船工,他的师傅正是当年37名老船工之一。做学徒的时分,毛洪银就听老船工回想,那时是 歇人不歇船,船桨就没有停过 。

       夜色沉沉,金沙江的水面却并不安静,两岸火把大照,整整7天7夜,靠着6条小舟,中心赤军3万人除红九军团外,打破了 金沙不夜渡 的传统,成功渡过金沙江天险。

       在此期间,首要背负保护中心主力赤军的红九军团,则在完结控制敌军使命后从会泽以西的树桔、盐井坪区域渡过了金沙江。

       一年后,从皎平渡上溯数百公里的丽江石鼓,迎来了一路征战的红二、红六军团。在当地各族公民的协助下,1936年4月28日,红二、红六军团于丽江石鼓的木瓜寨、格子、茨科等5个渡头,使用木船和木筏,将1.8万余名赤军兵士悉数渡到彼岸,完全脱节了尾追的敌人。

       长征路上鱼水情深,赤色基因代代传承

       站在会泽水城扩红文明生态园群雕面前,眼前恰似浮现出当年红九军团在这里扩红的盛况。

       1935年5月2日,红九军团长征通过会泽,霸占县城,开仓放粮,打富济贫,发动大众,召唤劳苦大众参加革命,很快掀起扩红热潮。

       短短几天内,红九军团在县城扩红1500余人,筹款10万银元,骡马数百匹,缉获大批枪支弹药 在其时,一块银元能够购买五斗大米,会泽涌动的扩红潮有力补给了长征路程的物力和财力,增强了战斗力。

       沿着岸边前行,金沙江水飞跃跳动,不断有支流注入。一直依托公民大众,一直同公民大众生死相依,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赤军打败全部艰难险阻的法宝。

       一条 赤军是番民的好朋友 的宣扬标语,让迪庆藏族自治州赤军长征博物馆老馆长李钢形象深入。1936年,红二、红六军团长征通过香格里拉,其时的归化寺也便是今日的松赞林寺卖给赤军6万斤粮秣,在归化寺的协助下,当地商户大众卖给赤军约5万斤粮秣,为赤军北上供给了充沛的物资保证。

       李钢说,其时香格里拉草原不过4000多人,正值 三月倒牛,四月倒马 的春荒时节,当地各界人士 勒起腰带援助赤军 。

       赤军长征两次通过云南,为红土高原儿女带来光亮和期望,进一步促进云南各族公民的政治觉悟。在长征精神鼓舞下,1935年11月,遭受损坏5年之久的中共云南当地安排康复重建;在北上抗日的感化下,云南儿女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解放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刚强领导下,云南公民奋起抵挡,迎来各族公民的完全解放。

       一路走来,长征所通过的云南各地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改变。行程万里,不忘初心。

簪缨世族 乐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