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正文

“二次见底”,河北经济发展需适应新形势

 我省经济运行缓中趋稳,企稳回升的积极因素正在形成

 在12月4日举行的“2018-2019年河北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上,与会专家表示,当前我省经济发展形势主要存在宏观经济筑底企稳、需求持续疲弱、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持续回落、经济活跃程度较低等特点。

 省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刘万玲指出,随着稳增长政策措施逐渐显效,今年以来我省经济运行呈现缓中趋稳,企稳回升的积极因素正在形成。“农业生产形势良好,粮食生产实现9连增;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限额以上企业消费品零售额均保持不同程度增长。预计全年GDP增长9.4%,可以完成预期增长目标。”他说。

 专家介绍,现阶段我省投资、消费和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体为5∶4∶1,投资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今年前三季度,投资需求对GDP的贡献率为61.1%,但消费需求对GDP的贡献率下滑到44.5%,充分表明经济不景气逐步从生产领域蔓延至消费领域。

 我省经济增长类型为投资拉动型。省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岚认为,目前我省经济投资与消费结构不合理,投资率大于消费率,与全国消费率大于投资率的趋势不同,需求结构失衡。“投资率过高,是由于固定资产投资连续几年高速增长。但是,投资需求是中间需求,而消费需求才是最终需求,投资率的长期偏高和消费率的长期偏低,会使投资增长失去最终需求支撑,最终将造成生产能力过剩和总供求失衡。”她说。

 经济增长或将进入调整期

 有专家分析,随着经济增速的逐步放缓,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了调整期,或者进入了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的转换期。

 “今年以来,我省GDP出现大幅度下降,出现了在相邻年份下降2个点的罕见情况。按照我省GDP几十年的波动规律,自2000年开始的经济增长周期,在2019年已达到谷底,标志着经济长周期的结束,‘十二五’时期将处于新的经济增长周期,GDP增长率的峰值将在2019年左右出现。但从目前看,不仅没有出现经济增长率的上升,反而较大幅度下滑。”李岚预测,明年我省GDP不可能大幅度提升,能够保持在9-10%的水平就很不容易了。

 省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陈璐认为,从2019年以来,我省经济总体走势正在形成明显的“W”型变化,但“二次见底”的过程形态在全国“鹤立独行”,目前,“第二个谷底”已经走完,即将开始缓慢爬升的进程。“2019年我省应当着重关注世界发达经济体相互拖累导致的经济低迷态势加剧、输入性通胀压力和热钱涌入我国非实体经济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警惕经济复苏过程中抹杀结构调整的成果等问题。”他说,尤其要重视我省投资动力的可持续性。“当前河北投资增长水平放在经济周期波动的时间段来看并不高,在未来一段时期,作为‘投资单一驱动型’的我省,必须将投资置于‘保增长’最重要的位置,注重及时寻找投资增长的新空间和新领域,谨防我省经济2019年再次出现‘溜车现象’。”

 加快转型升级,促进经济稳定增长

 专家表示,当前,稳增长与调结构面临着两难选择。在发达国家还未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的这段时期,正是国内进行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实现投资转型的最佳时机。

 刘万玲认为,应当立足新起点,加快推进我省三次产业转型升级,为经济发展提供支撑。“第一产业要充分发挥农业的特色优势,围绕农民增收,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推进农业现代化;第二产业要加快传统工业升级,坚持工业化与信息化‘两化融合’,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新兴产业增量扩张与传统产业存量提升‘两手并举’,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第三产业要加快发展以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的现代服务业,建成金融、创意、研发、设计、现代物流、网络服务等一批现代服务业集聚区和幸福导向型产业。”他说。

 “应当摆脱思维定势和体制束缚,尤其要纠正工业偏好问题,摆脱重视工业、轻视服务业发展的路径依赖。”李岚说,要实现投资结构转型,提高上游产业投资比重,压缩产业链条中的中端产业生产能力,优化中游产业的供给能力。

 “在‘稳增长、调结构’压力日趋增长的现阶段,必须把项目工作的重点放在优选上,提高优选标准、明确优选方向。”陈璐建议,项目是保投资的有力支撑,必须深入实施项目拉动战略,但凡单体规模大、关联度高、链条长,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处于新领域、拥有新技术,能够形成产业集群的“源头性”项目,都要扶持快上,做到抓一个项目拉动一个产业、带动一个区域,着力培育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